有一种“相爱就相连”,叫广州与深圳

上周,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透露有关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最新消息——香港、澳门、广州、深圳四座城市被定位为大湾区城市群中的中心城市。其中,广州的功能定位为:“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引领作用,全面增强国际商贸中心、综合交通枢纽和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。”
此前,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三五”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》,明确提出重点打造广州-深圳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,而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逐步推进,两地交通建设潜力不可谓不大。此前,有分析指出,要比肩世界级湾区,首要工作就是实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——据测算,其中包含的基建投资金额可达万亿级。
而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,大湾区交通骨架正加速成型。包括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、深中通道建设等在内,均使以深圳为代表的珠江东岸城市交通功能进一步提升。如今,随着广州“枢纽”地位再获巩固,结合前不久印发的《广州综合交通枢纽总体规划(2018-2035年)》(下称《规划》),两个中心城市争相加快交通布局,对大湾区下一步发展有何意义?
深圳迎头追赶
与广州携手获得“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”定位,只是深圳提升交通枢纽能级的又一个重要节点。
在此之前,我国“八纵八横”高铁网络规划,就使深圳经历了一次“华丽转身”——从广州省内铁路网“末梢”,摇身一变成为全国唯一既非直辖市、又非省会城市的高铁枢纽城市。因为,它不再需要通过广州接入国家高铁干线网络,而是直接接入沿海通道与京九通道两条干线。加上与广州共同接入京哈-京港澳通道,其接入干线数量已与广州相当。

图片来源:央视截图
由于珠江分隔,深圳与广东省内其他城市的交通连接水平一直稍显落后。去年,一系列新动作,让这一现状有了显著改善的可能:
9月6日,深中通道桥梁工程全面开工;
9月23日,广深港高铁全线开通运营;
11月15日,珠海市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《珠海市干线路网规划》,提到将新增伶仃洋通道,即深珠通道。
其中,深中通道、深珠通道与已建成开通的港珠澳大桥一道,被认为是连接珠江两岸的一、二、三环。正如旧金山湾区洲际高速、101号国道、州道有机融合形成的公路网一样,进一步完善了粤港澳大湾区“N小时经济圈”。

图片来源:深圳交委官方微信
这些交通网络布局,对经济发展意义重大。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曾指出,它们不仅能推动大湾区内部物流、人流高效互动,让西岸像东岸一样承接香港、深圳的产业转移和经济辐射,还能缓解东岸城市受土地资源和环境承载力的制约。
市场腹地重叠
新的交通要道,使深圳能在更大范围进行资源配置。但同时,它与广州的市场腹地也由此变得更为重叠。
以去年开建的深中通道为例,对通道修建方式,广深两地早有争议——在广州看来,深中通道以现行的“东隧西桥方案”修建,将影响到广州港未来的发展。在该方案于2013年上报国家发改委时,广州市委、市政府曾共同向广东省委、省政府请示,希望改用全隧方案进行修建,但最终现行方案获批。

深中通道示意图 图片来源:深圳交委官方微信
去年11月,广州前市长、现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建华在赴中山调研时,再次将“争端”搬上台面,广州市人大甚至将相关报道挂上官网头条。
其背后折射的,正是广深两港的市场角力。国际航运研究及咨询机构德鲁里(Drewry)中国区董事韩宁曾分析指出,广州港和深圳港规模与服务能力相当,定位和功能部分重叠,且两港地理位置接近,经济腹地明显交叉,两港竞争会越来越激烈。
重叠更明显地发生在陆上交通。例如,深中通道一极的中山,也是广州此次《规划》争取的对象——广州规划,将地铁修建至中山、佛山和东莞。其中,连接中山的地铁早在此前出台的广东省“十三五”规划中已有提及。
广州如何发力
面对深圳的“来势汹汹”,广州将如何进一步发力?
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认为,大湾区最重要的价值,在于推动城市融合发展。而广州能否胜任“综合交通枢纽”这一定位,主要在于能否通过制度创新,推动城市从竞争走向合作,再造一个新型城市关系。
这一观点,可以从内外两个层面来看:
对外,大湾区交通所蕴含的市场辐射潜力巨大,有进一步释放空间。以航空枢纽为例,广州白云机场与深圳宝安机场在2018年均实现旅客吞吐量进一步提升,两城还分别迎来机场扩容改造、新机场修建的机遇。香港机场管理局机场业界协作总经理马耀文曾指出,粤港澳大湾区市场“饼够大”,民航需求强劲,即使扩容也将供不应求,“个个都够吃”。
进一步挖掘外部市场动能也体现在两地现有规划中。例如,广州在此次《规划》中提到,将形成衔接长沙、南昌、汕尾、深圳、珠海、茂名、南宁、贵阳、梅州、永州等辐射全国10个方向的对外战略通道格局;而深圳也提出,将从西、北、东3各方向研究新增深圳快速直达长三角、湖南、广西等方向的高铁线路。

《规划》提出的广州全球交通枢纽建设主要指标 图片来源:广州市政府网站
向内,加强到门、到户的衔接,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,将释放出更大出行需求。例如,面对被吐槽已久的广深港高铁广州接驳点——广州南站距市区较远的问题,《规划》提出,将新增广深港高铁引入中心城区联络线。类似的还包括京广高铁引入广州站联络线等,以实现高铁线路引入中心城区,共同成为中心火车站。
如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、暨南大学教授胡刚所言,随着更多市域快轨、市域高速轨道建成通车,将让远郊区变成更加宜居的区域。以此类推,增加远郊到城市中心的连接度,最终也将推动城市间连接度、资源流动性增强。
此外,广州亦能利用其比较优势,寻找交通发展的突破点。比如,在基础研究领域,广州拥有的高校资源令深圳“望尘莫及”。近日,总投资过百亿,在原广州航海学院基础上组建的“广州交通大学”已确定选址。可以预见的是,该校将成为广州乃至大湾区交通科研的关键支撑。
不过,归根结底,无论基建还是创新,如何推动城市协同,都是广州作为大湾区综合交通枢纽最重要的任务之一。正如林江所说:“不要太介意谁是核心,定位也不是要否认深圳在综合交通枢纽上的作用,关键要以区域合作为主,打造一个相对统一的市场。如果大湾区都做不到的话,别的地区要走协同发展之路就更难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